4000万千瓦海上风电竞速

2019-09-04 18:06
放大字体缩小字体

8月的江苏盐城,暑气仍在。大唐江苏滨海300MW海上风电项目的现场,施工团队正在紧张施工。一艘艘从陆上组装基地及港口码头发运的船只,正装载着巨大主机、塔筒和叶轮,驶向机位点。

不久后,风轮高度超过40层楼的海上风机将随风转动,源源不断产生电力。

今年5月底,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显示,2019年符合规划、纳入财政补贴年度规模管理的新核准近海风电指导价调整为每千瓦时0.8元,2020年调整为每千瓦时0.75元。

一般而言,海上风电场从开工建设到并网投产,周期约为两年。那些已核准的项目,是否都能赶在2021年前投产,拿到高电价?

在平价上网的预期下,2018年已成为海上风电的核准大年。

随着陆上风电逐步进入饱和期,且自2021年起,新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全面实现平价上网,国家不再补贴,海上风电的开发优势开始显现。

据界面新闻得到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各省共核准海上风电项目容量达4000余万千瓦,主要集中在江苏、福建、广东、浙江、上海、辽宁六省。

核准潮 之后则是 抢装潮 。能否抢装成功,风机能否及时到位是关键因素。

作为中国海上风电跨越式发展的受益者,明阳智能表现凶猛,在家门口已收割大量订单。

面对如此大批量的订单,该公司能否及时变现,成为开发商担心的问题。

目前,明阳智能正在抓紧布局新的生产线。截至目前,其已投产七条海上风机大型叶片生产线,另有三条在建生产线将于9月全部投产。

上海电气是一家引入欧洲成熟供应链的老牌国企。其目前引入的西门子4MW、6MW、7MW产品已相对成熟,海上D6/7/8MW产品采用同一平台设计,部件通用化高,项目间资源调配灵活,降低了交付难度。

与上海电气和明阳智能主攻海上风电的战略不同,金风科技的天平一向倾于陆上风电一侧。虽然它最早进军海上风电,如今却被弯道超车了。

在中国长江三峡集团的支持下,金风科技正在奋起直追。2018年推出的6MW平台全面替代了3MW平台产品,后推出8MW海上大容量机组,并将三峡新能源兴化湾二期项目、江苏大丰项目、大连庄河项目收至囊中。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金风科技海上风机从3MW跳升至6MW,步伐迈得过快,尚未培育出成熟的产业链条生态伙伴, 其6MW产品已经出现了一定交付困局。

田庆军称,远景在全球海上4MW平台供应链领域投入了七年,与主流大部件供应商已形成战略合作关系,锁定了主轴承等关键部件,到2021年年底,海上风电系列产品总共有500万千瓦的整体交付能力。

2018年以来,中国海上风电大型化趋势明显提速,明阳智能5.5MW平台风机已实现批量安装,7.25MW机型已实现吊装,并预研10兆瓦以上的海上风机;上海电气8MW海上风机已下线;金风科技8MW海上风机将于今年9月下线。

根据目前各省出台的风电竞争性配置办法,江苏要求海上风电机组单机容量不低于4MW;福建海上风电项目能够获取加分项的条件是,风电机组应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单机容量不低于8MW,广东的条件是海上风机产品单价容量不低于5MW。

对于远景能源固守4MW平台产品的原因,有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因为该公司对海上机组大型化趋势误判,以及资金链问题导致大兆瓦技术的落后。

除风机制造外,海上施工能力也是掣肘项目建设并网的主要因素。

以广东为例,据其2020年底开工建设海上风电1200万千瓦的规划,按平均单机功率5MW计算,开工建设规模约达2400台。2018至2020年的年装机台数约800台。

根据行业初步统计,全国目前已经下线并投运的风机安装船仅30艘,在建约10艘,吊装船资源存在一定不足。

有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造船大省江苏正在加紧扩建产能,用于海上风电建设。但赶制只是杯水车薪。

其次,受制于气候、天气、潮位等因素的影响,每年符合出海作业条件的施工窗口期有限。

综合多种因素,秦海岩判断,中国海上风电每年的施工吊装能力约在300万-400万千瓦左右。

抢装潮 与供应链孱弱之间的矛盾,成为制约海上风机快速建设的又一道坎儿。

远水解不了近渴。据界面新闻了解,海上风电主轴承交付排产已排到2021年。

此外,海上风机叶轮模具制造周期难以匹配叶轮长度增长迭代,追求 大兆瓦+大叶片 的行业趋势,使得原本供应紧张的叶片产能雪上加霜。

核准量看似惊人,但在上述因素的制约下,一大批项目已然不能如期并网。

他认为,由于核准前置,包括地址勘查、环评、并网、军事审批等前期工作都需在核准后开展,这也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工程进度。

据界面新闻获得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海上风电累计并网403万千瓦。根据各省梳理情况, 十三五 期间全国海上风电新增开工规模预计1100万千瓦。截至2020年底累计并网预计600多万千瓦。

也有风电开发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从国家政策层面讲,海上风电竞价、平价及去补贴,是未来趋势,国家能源局正逐步削减海上风电的过热发展势头。

面对海上风机并网交付难题,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开发商应理智看待产能现状,增加对整机企业产能的关注度,警惕因抢不到电价造成风电场面临长期亏损的风险。

如果度电成本大于电价,注定了风电场从一开始就处于亏损状态,需承受20年-25年的投资损失。 该人士说。

有业内人士建议,整机企业应提升交付效率,积极稳妥地推进产业链体系建设,充分利用好政策窗口期。

另一方面,多位行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 抢装潮 可以助推风电整机制造向电气设备、叶片、齿轮箱、发电机等关键核心部件制造辐射扩展。并促使机组、海缆等单价及相应的施工造价成本逐步降低,从而带动初始投资、运行成本的下降,以及发电效率的提升。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